<button id="ejgk2"><form id="ejgk2"><ins id="ejgk2"></ins></form></button><form id="ejgk2"><button id="ejgk2"></button></form>
<xmp id="ejgk2">
<xmp id="ejgk2"><form id="ejgk2"></form><form id="ejgk2"></form>
<xmp id="ejgk2"><form id="ejgk2"></form>
<xmp id="ejgk2"><form id="ejgk2"></form>
<xmp id="ejgk2"><form id="ejgk2"></form>
<form id="ejgk2"></form>
<xmp id="ejgk2"><xmp id="ejgk2">
<xmp id="ejgk2"><form id="ejgk2"></form>
<xmp id="ejgk2">
<xmp id="ejgk2"><form id="ejgk2"></form>
<xmp id="ejgk2"><xmp id="ejgk2"><form id="ejgk2"><form id="ejgk2"></form></form><xmp id="ejgk2"><form id="ejgk2"></form><form id="ejgk2"></form>
<xmp id="ejgk2"><form id="ejgk2"></form>
<xmp id="ejgk2"><form id="ejgk2"></form>
<form id="ejgk2"></form><xmp id="ejgk2"><form id="ejgk2"><form id="ejgk2"></form></form><xmp id="ejgk2"><xmp id="ejgk2"><form id="ejgk2"></form>
«

項鏈全文——莫迫桑

時間:2020-11-26 10:40     作者:!admin     分類:


 世上有這樣一些女子,容貌姣好,風姿綽約,卻偏被命運安排錯了,出生在一個小職員家庭。她就是其中的一個。她沒有陪嫁,沒有可能指望得到的遺產,沒有任何方法讓一個有錢有地位的男子認識她,了解她,愛她,娶她;于是只好聽任家人把她嫁給公共教育部的一個小科員。

她沒有錢裝飾打扮,只能粗衣布服;但是她非常委屈,就像降格下嫁了似的。其實女人原本沒有階層和種類;她們的美貌、她們的豐韻、她們的魅力,就可以作為她們的出身和門第。她們唯一的分野,在于天生的機智、本能的優雅和頭腦的靈活;有了這些品質,平民家的姑娘也能與最顯耀的貴婦媲美。

她總覺得自己生來就是應該享受榮華富貴的,因此終日悲悲切切。住房簡陋,墻無飾物,座椅破舊,衣著寒酸,讓她食不甘味。這一切,換了另一個與她同階層的女子,也許根本就不會在意,但是卻讓她痛心疾首,怨憤難平。每當她看到替她做一點家務活的那個小個子布列塔尼[2]女人,她就懊惱不迭,想入非非。她會想到四周懸掛著東方壁毯、青銅高腳燈照得通明的幽靜的候見室;想到候見室里兩個穿套褲長襪的高大男仆,被暖氣管的高溫烤得昏昏沉沉,正在寬大的安樂椅里酣睡。她會想到四壁蒙著古老絲綢的大客廳;想到陳列著珍貴古玩的精致櫥柜以及熏香撲鼻的小巧的內客廳,那是同最知己的朋友在午后五點鐘促膝清談的所在,那些密友無不是女人們垂涎不已、夢寐求之、極力邀寵的名流。每當她坐在那張桌布三天沒洗的圓桌旁吃晚飯,坐在對面的丈夫掀開菜盆,眉飛色舞地贊嘆:“??!多么香的燉肉!真沒見過比這更好的東西……”她卻想著那些豐盛的宴席、閃亮的銀餐具、墻上繡有古代人物和仙林珍禽的壁毯、盛在精美盤碟中的佳肴,想著享用粉紅色鱸魚或松雞翅、含著神秘微笑聽著綿綿情話的情景。

她沒有漂亮的衣裳,沒有珠寶首飾,什么也沒有。而她愛的偏偏就是這些;她覺得自己就是為此而生的。她多么希望能夠討男人們的歡心,惹女人們嫉妒,魅力四射,到處受人青睞。

 
她有一個有錢的女友,那是她在女子寄宿學校讀書時的同學,她再也不愿去看她了,因為每次回來她都痛不欲生。她會傷心、懊悔、絕望、痛苦好幾天。

一天晚上,她丈夫回家的時候手里拿著一個大信封,滿臉洋洋得意的神色。

“喏,”他說,“這是給你的?!?/p>

她連忙拆開信封,從里面抽出一張卡片,上面印著:

公共教育部長喬治·朗波諾及夫人謹榮幸地邀請羅瓦賽爾先生及夫人蒞臨一月十八日(星期一)假座本部大樓舉行之晚會。

她非但沒有像她丈夫所期望的那樣歡天喜地,反而氣惱地把請帖往桌子上一扔,咕噥著說:

“你想想,我要這個干什么?”

“可是,親愛的,我原以為你會很高興的。你從來也不出門做客,這可是個機會,而且是個難得的機會!我費了很大力氣才弄到這張請帖。大家都想要,很難得到,一般是很少給小職員的。你在那里可以看到所有官方人士?!?/p>

她用憤怒的目光瞪著他,不耐煩地說:

“你想想,我穿什么去?”

他倒沒有想到這一點。他吞吞吐吐地說:

“你上劇院穿的那件衣服呀,依我看,那一件就挺好……”

他說不下去了;見妻子已經哭起來,他又是驚訝又是慌張。兩滴大大的淚珠從他妻子的眼角慢慢地流向嘴角。他結結巴巴地問:

“你怎么啦?你怎么啦?”

她使出一個狠勁把痛苦壓了下去,然后擦著被淚水沾濕的兩頰,用平靜的語調說:

“什么事也沒有。只不過我沒有衣服,反正不能去參加晚會。哪位同事的太太穿的比我好,你就把請帖送給她吧?!?/p>

他感到歉疚,于是說:

“別呀,瑪蒂爾德。一套過得去的衣裳,別的機會還可以穿的、十分簡單的衣裳,得花多少錢?”

她想了幾秒鐘,心里算了幾筆賬,同時也在考慮提出怎樣一個數目才不致當場就遭到這個節儉的科員拒絕,把他嚇得叫出聲來。

她吞吞吐吐地說:

“我也說不準;不過有四百法郎,我看就能拿下來?!?/p>

他的臉色變得有點蒼白,因為他正好積攢下這樣一筆錢,準備買一支槍,夏天和幾個朋友去南泰爾平原打獵玩。這些朋友每個星期日都去那里打云雀。

不過他還是說:

“好吧。我就給你四百法郎。你可得盡量做一件漂漂亮亮的衣裳啊?!?/p>

晚會的日子臨近了,羅瓦賽爾太太卻好像又發起愁來,坐臥不寧,憂心忡忡。她的衣裳可是已經準備停當了呀。一天晚上,丈夫問她:

“喂,你怎么啦?三天來你一直怪怪的?!?/p>

“我既沒有首飾,也沒有珠寶,身上什么戴得出來的東西也沒有,讓我苦惱。我的樣子會寒磣死了。我寧可不去參加這個晚會?!?/p>

他說:

“你就戴幾朵鮮花呀。在這個季節,這是很漂亮的?;ㄊ畟€法郎就能買到兩三朵非常好看的玫瑰花?!?/p>

她絲毫沒有被說服。

“不行……在那些闊太太中間,顯出一副窮酸相,沒有比這更丟臉的了?!?/p>

她丈夫忽然大喊道:

“你真糊涂,去找你的朋友弗萊斯蒂埃太太,跟她借幾樣首飾就是了。以你跟她的交情,是可以張這個口的?!?/p>

她高興得叫了起來:

“真的,我竟然一點兒也沒想到?!?/p>

第二天,她就到這位朋友家去,對她說了這件苦惱的事。

弗萊斯蒂埃太太立刻走到一個帶穿衣鏡的衣櫥前,取出一個大首飾盒,拿過來打開,對羅瓦賽爾太太說:

“盡管挑吧!親愛的?!?/p>

她首先看了幾只手鐲,又看了一串珍珠項鏈,然后是一個威尼斯制的鑲嵌珠寶的金十字架,做工極其精致。她戴上這些首飾對著鏡子左試右試,猶豫不定,舍不得摘下來還給主人。她還老問:

“你再沒有別的了?”

“有啊。你自己找吧。我不知道你喜歡什么?!?/p>

她忽然在一個黑緞子的盒子里發現一串非常華美的鉆石項鏈,頓時喜歡得心怦怦跳。她拿項鏈時手也直打哆嗦。她把這串項鏈戴在脖子上,連衣裙的高領外面,對著鏡子里的自己欣喜若狂。

然后,她雖然沒有把握,還是焦急不安地問:

“你可以把這個借給我嗎?只借這一件?!?/p>

“當然,完全沒問題?!?/p>

她撲上去一把摟住朋友的脖子,沖動地擁吻了她一下,便帶著寶貝一溜煙地跑了。

晚會的日子到了。羅瓦賽爾太太大獲成功。她比所有的女士都美麗,又雅致又嫵媚,滿面春風,快活得幾乎發狂。所有的男士都盯著她,打聽她的姓名,求人引見。部長辦公室的人員全都要和她共舞一曲。部長也注意到了她。

她興奮地跳舞,發了瘋似地投入,快樂得陶醉了;她沉溺在她的美貌的勝利和成功的光輝里,沉溺在奉承、贊美、追慕以及對女人來說無比甜美的完全勝利的幸福云霧里,已經忘乎所以了。

 
她在早晨四點鐘才離開。她丈夫從半夜起就在一間空蕩蕩的小客廳里睡著了;那里還有另外三位先生,他們的太太也都在盡情歡樂。

他怕她出門受寒,連忙把帶來的衣裳披在她身上,那是日常穿的衣裳,很寒磣,和漂亮的舞衣極不調和。她馬上意識到這一點;為了不讓身裹豪華皮衣的太太們發現,她想趕快溜走。

羅瓦賽爾拉住她,說:

“等一等啊。到外面你會著涼。我去叫一輛馬車?!?/p>

不過她根本不聽他的,飛快地走下樓梯。他們到了街上,那里沒有出租馬車;于是他們就找起來;見一輛馬車在遠處走過,他們就追著向車夫大聲喊叫。

他們向南朝塞納河走去,凍得直打哆嗦,幾乎絕望了。終于在沿河馬路上找到一輛夜間拉客的舊馬車。這種馬車在巴黎只有天黑以后才看得到,好像白天會自慚形穢似的。

 
這輛車一直把他們送到殉道者街,他們的家門口;他們凄凄慘慘地爬上樓回到家里。對她來說,一切到此結束。而他呢,還想著要在十點鐘趕到部里上班。

她對著鏡子脫下披在肩上的舊衣裳,想再看看榮極一時的自己。但是她忽然大叫一聲。原來她脖子上的項鏈不見了。

她丈夫這時衣裳已經脫了一半,問道:

“你怎么啦?”

她已經嚇壞了,轉身對他說:

“我……我……我跟弗萊斯蒂埃太太借的項鏈不見了?!?/p>

他大吃一驚,猛地站起來:

“什么!……怎么會!……這不可能!”

他們于是在裙子的褶皺里、大氅的夾層里、衣兜里搜尋。還是找不到。

他問:

“你確實記得離開舞會的時候還戴著嗎?”

“是啊,在部里的衣帽間我還摸過它呢?!?/p>

“不過,如果是在街上丟的,掉下來的時候我們會聽見的呀。大概是掉在車上了?!?/p>

“對,有可能。你記下車號了嗎?”

“沒有。你呢,你也沒注意車號?”

“沒有?!?/p>

他們你看我,我看你,驚呆了。最后羅瓦賽爾重新穿上衣裳,說:

“我去把我們剛才步行的這段路再走一遍,看看能不能找到?!?/p>

說完他就走了出去。她就這樣穿著晚會的衣裳,連上床睡下的氣力都沒有了,沮喪地倒在一張椅子上,既不生火也不想什么。

將近七點鐘丈夫回來了。他什么也沒找到。

他隨即又去警察局和各報館,請他們代為懸賞尋找;又去出租小馬車的各家車行,總之,凡是可能有一點兒希望的地方都去了。

她整天都等著,因為面對這個可怕的災難,她一直處于驚慌失措的狀態。

羅瓦賽爾傍晚才回來,臉也消瘦了,面色慘白。他毫無所獲。

“只好給你那位朋友寫封信了,”他說,“就說你把鏈子的搭扣弄斷了,正在找人修理。這樣我們可以有個應付的時間?!?/p>

于是他說她寫。

過了一個星期,他們已經失去一切希望。

羅瓦賽爾一下子老了五歲。他說:

“只好考慮買一串賠她了?!?/p>

第二天,他們拿了那個裝項鏈的盒子,按照盒里面印的字號,前往那家珠寶店。珠寶商查了幾個賬簿,說:

“太太,這串項鏈不是我這兒賣出的,只有盒子是我這兒配的?!?/p>

他們于是跑了一家又一家珠寶店,憑他們的記憶,要找一副一模一樣的項鏈。兩個人都萬分苦惱和焦急。

他們在王宮廣場的一家店里找到一副鉆石項鏈,看樣子跟他們尋找的那一副完全一樣。這件首飾原價四萬法郎。如果他們要的話,店家可以三萬六就賣給他們。

他們于是要求珠寶商三天之內不要賣掉。他們并且談妥條件,如果在二月底以前找到原物,這一副項鏈便作價三萬四千法郎由店家收回。

羅瓦賽爾手頭有父親留給他的一萬八千法郎。其余的只能借了。

他們就借起錢來,跟這個借一千法郎,跟那個借五百;這兒借五個路易[3],那兒借三個。他簽了不少借據,訂了不少足以讓他傾家蕩產的契約,而且不得不同高利貸者和形形色色放債人打交道。他把自己整個下半生都押上了,不管能否償還就冒險簽下字據。他深知未來會有無限煩惱,經受極端的貧困,物質上會飽嘗匱乏,精神上會歷盡磨難;盡管對這種前景滿懷恐懼,他還是把三萬六千法郎放到那個商人的柜臺上,取來了那副新項鏈。

羅瓦賽爾太太把首飾還給弗萊斯蒂埃太太時,這位太太面帶不悅地說:

“你應該早點還給我才對,也許我用得著呢?!?/p>

弗萊斯蒂埃太太沒有打開盒子看;她的朋友怕的就是這個。如果她發現掉了包,她會怎么想?怎么說?會不會把她當作竊賊呢?

羅瓦賽爾太太可算體驗到了缺吃少穿的人的那種可怕的生活。好在她已經斷然而且勇敢地拿定了主意:這筆駭人聽聞的債務必須償還;她一定要償還。他們辭退了女傭,搬了家,租了一間樓頂的陋室。

 
她可算體驗到了笨重的家務勞動和廚房里的討厭活兒。鍋碗瓢盆都得她自己洗刷,油膩的陶器和鐵鍋底磨壞了她玫瑰色的手指甲。臟衣服、襯衫、抹布也都得自己洗,然后涼在繩子上。她每天早上把垃圾搬到街上,再把水提到樓上,上一層樓都要停下喘一口氣。她穿著和普通平民一樣的衣裳,挎著籃子上水果店、雜貨店、肉店,沒完沒了地還價,一個蘇一個蘇地捍衛她那可憐的錢袋,免不了經常挨罵。

每個月都要還幾筆債,還有一些則要續借,延長償付期限。

丈夫每晚替一個商人謄清賬目;夜間常常替人抄寫,抄一頁掙五個蘇。

這樣的生活過了十年。

十年以后,他們把債全部還清了,分文不差,連同高利貸的利息,以及利滾利的利息。

現在,羅瓦賽爾太太看上去蒼老了。她變成了窮苦家庭里的女強人,又堅忍,又粗獷。頭發不注意梳理,裙子穿得歪歪斜斜,兩只手通紅,說話大嗓門,用大盆大盆的水沖洗地板。不過在她丈夫還在辦公室的時候,她偶爾還會坐到窗前,緬懷當年的那個晚會,在那次舞會上她曾是那么美麗,受到那么熱情的歡迎。

如果她沒有丟失那副項鏈,今天會是怎樣呢?誰知道?誰知道呢?生活就是這么奇怪!這么變化莫測!只需一點小事就能斷送你或者拯救你!

有一個星期天,她去香榭麗舍大街遛彎兒,緩解一下一周的勞累。篤地,她看見一個婦女帶著孩子在散步。原來是弗萊斯蒂埃太太,她還是那么年輕,那么美麗,那么動人。

羅瓦賽爾太太非常激動。去跟她說話嗎?去,當然要去。債務都還清了,她可以把一切都告訴她了。為什么不呢?

她于是走了過去。

“您好,讓娜?!?/p>

對方竟一點也沒有認出她來,聽見這平民女子如此親昵地稱自己甚感詫異。

“可是……太太!……我不知道……您大概認錯人了吧?!?/p>

“沒有。我是瑪蒂爾德·羅瓦賽爾?!?/p>

她的朋友大叫一聲。

“哎呀!……我可憐的瑪蒂爾德,你的變化真大呀!”

“是的,自從上一次跟你見面以后,我的日子很艱難,甚至可以說是窮困潦倒……而這都是因為你!……”

“因為我……這是怎么回事?”

“你總記得你借給我去參加部里晚會的那副項鏈吧?!?/p>

“記得呀,那又怎么啦?”

“那又怎么啦!我把它丟了?!?/p>

“怎么會呢!你不是還給我了嗎?”

“我還給你的是另外一副一模一樣的。為了買它,我們整整還了十年的債。你知道,對我們來說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們被弄得簡直一無所有。終于這一切都結束了;我太高興了?!?/p>

弗萊斯蒂埃太太停住腳步。

“你剛才說,你買了一副鉆石項鏈來代替我那一副?”

“是呀。你沒有發覺吧,是不是?那兩副真是一模一樣?!?/p>

她微笑著,自豪而又天真地暗自慶幸。

弗萊斯蒂埃太太卻大為震驚,抓住她的兩只手:

“哎呀!可憐的瑪蒂爾德!我的那副是假的呀。頂多值五百法郎!……”

日韩黄色一区二区|国产在线播放无码|亚洲一级av无码毛片不卡久久|天天干天天操狠狠操